Your Cart

戰爭來的那一天

戰爭來的那一天
-15 % 可供預訂(未有現貨)
戰爭來的那一天
$96
$113
Reward Points: 113
  • 庫存: 可供預訂(未有現貨)
  • 作者: 尼古拉‧戴維斯( Nicola Davies ) ,
  • ISBN:9789865730918
  • 頁數:48
  • 語言:繁體中文
  • 出版年份:2018
  • 出版日期:2018-10-05
  • 出版社: 水滴


2018 最感人的溫暖繪本
──再微弱的光 也能溫暖每個孤單心房──
★紐約時報最佳圖書得主作家 真實事件改編★
★英國水石童書繪本大獎得主 【蕾貝卡‧寇柏】最新作品★
★金鼎獎兒童文學作家 幸佳慧 翻譯、感動推薦★
 
將本書獻給孤獨無依的孩子以及對他們伸出援手的人。
願自由、平等、和平,終會綻放。

「戰爭來的那一天,花兒靜靜在窗台上,爸爸哼歌哄弟弟睡覺。
媽媽幫我做了早餐,親親我的鼻子,陪我走路上學。
那個早上,我認識了火山,唱了一首蝌蚪變青蛙的歌,還畫了一張小鳥的圖。
然後,午餐一結束,戰爭就來了……」——《戰爭來的那一天》
 
2016年春天,英國政府拒絕發出庇護權給3000個沒有家人陪伴、從各種難以想像的幽暗世界中逃離的兒童難民。同一時間,榮獲紐約時報最佳圖書獎肯定的英國繪本作家尼古拉‧戴維斯聽說有學校拒絕難民兒童,而理由是──沒有椅子,終於忍不住提筆寫下這個繪本故事,並將其詩作搭配一張空椅子的插畫發表於《衛報》(The Guardian);文章發表後,上百成千的人也在網路社群上分享各種空椅子的圖畫,都想為那些失去依靠、沒地方去也無法受教的孩子發聲。
 
藉著溫暖而富含詩意的動人文字,並融合英國水石童書繪本大獎得主蕾貝卡‧寇柏的溫馨插畫,如同本書譯者幸佳慧老師導讀中所說,只盼望一束微光可以驅走一整片黑暗。
 
戰爭或許離安穩幸福的我們很遠,但是透過這個繪本故事,孩子得以想像跟他們處於不同世界的生活處境,期許良善的人性繼續傳遞愛與希望,讓不完美的世界,仍存著一分美好未來的溫柔想望。
 
【淚光閃閃 感動推薦】
王怡鳳│蒲公英故事閱讀推廣協會總幹事
林玫伶│臺北市國語實驗國小校長
邱伊翎│台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
柯倩華│兒童文學評論家
游佩芸│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教授
葉嘉青│臺灣閱讀協會理事
劉安婷│「為台灣而教TFT」創辦人兼理事長 (依姓氏筆畫排序)
 
◆有時候,孩童的眼睛比大人看世界的方式還要清晰透徹、符合人權價值。透過繪本中的椅子,搭出一座橋,讓孩子們想像跟他們處於不同生活世界的孩子的處境,理解自由、平等、和平,不是必然,而是需要有人去促成。──邱伊翎│台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
 
◆一本驅動人思考、起而行的繪本。讀完,我問自己,是否願意提供一張「椅子」給難民孩子嗎?我願意。你呢?──游佩芸│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教授
 
◆戰爭的無情奪走了人們生命的保障,而人性的溫暖與接納為生命點燃了希望與愛。《戰爭來的那一天》詩性的文本與充滿表徵的畫面展現戰爭的摧毀力量,令人震撼!當誠摯的關懷化為實際的行動時,良善的友誼與和平感人至深。──葉嘉青│臺灣閱讀協會理事
 
【故事簡介】
戰爭來的那一天,
花兒靜靜在窗台上,爸爸哼歌哄弟弟睡覺。
媽媽幫我做了早餐,
親親我的鼻子,陪我走路上學。
 
那個早上,我認識了火山,
唱了一首蝌蚪變青蛙的歌,
還畫了一張小鳥的圖。
 
然後,午餐一結束,戰爭就來了……
 
我想,戰爭就是這樣吧──
它會帶走你的世界和身邊所有的人。
 
我不停逃跑,跑到不能再跑,
可是戰爭一路跟著我。
它闖進我的夢裡,
它,已經佔據了我的心。
 
我來到一間學校,
我從窗戶外頭看進去,他們正在
 
認識火山、唱歌,畫小鳥。
我往裡面走,走廊滿滿是我的腳步聲……
 
在那裡,會有什麼等著我嗎?
 
【導讀】
一束微光可驅走一整片黑暗
幸佳慧│本書譯者、金鼎獎兒童文學作家
 
這幾年,我們都曾被大批中東難民的畫面給震撼過,電視上傳來的是人們因受迫而移動的瞬間,但「一路被刀槍抵著逃命的感覺是什麼?」「如果是我,會遇到什麼事?」在閱聽更多資料與紀錄片後,我才為這條陌生的旅程填上一些風景。
 
▲尋找生命受得尊重的新家園
會逃難,是你已無政府可靠,第一時間只能找上走私者。你繳出足以傾家蕩產的費用,跟著數十人擠上破車連夜趕路、和黑壓壓一群人疊坐在塑膠充氣船渡過汪洋、徒步穿越碎石璧崖和荒野沙漠,若你摔落車船或懸崖,隊伍並不會為你停下。你看到眼前險象,想中途退出卻求也不得,走私者會用槍械抵著你、要你聽命於行事。
 
你明白你不只是難民,也是俎上肉,但你也是賭徒,因為當中你會換上好幾輪的走私者。運氣好的,只要不求溫飽與保障,便咬牙吞下他們一再的哄騙、變卦與勒索。你總是安慰自己最糟的已過去,但結果常是更驚悚的還在後頭。運氣差的,你會在中途被侵犯、被拋棄、被逮捕,遇上車禍、沉船,或被其他份子綁架,青壯婦幼者就等著被私販交易,甚至像家禽一樣公開拍賣。
 
你疲憊不堪,心裡被未知不斷質問「這世界到底有多糟?人類到底多壞?」面為眼前的威脅與恐懼,你只有一對空洞眼神和一雙勉強能移動的腿,走一步算一步。這當中,有很多人帶著孩子,忍辱負重是想搏一個有光的未來,一個生命能受得尊重的新家園。
 
▲良善的力量 
2011年以來,敘利亞人對民主改革的渴望招來一連串的鎮壓與內亂,致使有六百多萬人在國內流離失所,五百五十萬人流亡海外。聯合國統計這是二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。然而,2016年春暖花開時,英國國會卻拒絕收留三千名來自敘利亞的無依兒童。這,就是戴維斯寫下這首敘事詩的背景,她的政府讓她蒙羞,她認為這不該是曾展現高貴人性的英政府該做的決定。
 
1938年二戰期間,納粹正展開大規模迫害猶太人,英國國會緊急通過一項救援法案,接受來自德國、奧地利、捷克、波蘭等國近一萬名猶太兒童與青少年。這些孩子成批搭乘火車離開家鄉,沒有人有父母在旁,有些孩子還帶著嬰兒。你能想像多數孩子自此沒見過家人,但慶幸的是他們至少沒淪為毒氣室裡的一坏白骨。很多人成年後,成為英美社會具有相當貢獻的公民。
 
作者寫下難民兒童的故事,填充其他人對於苦難的陌生,也提醒我們該有的良善力量。「這世界到底有多糟?人類到底多壞?」也是她想問我們的,她很清楚答案不難,僅僅取決於一瞬間的念頭:你可以轉身關門,但也可以開門伸手。
 
▲我們都是傳遞故事的一員
戴維斯和寇柏,還有很多人與你我,都相信我們沒那麼壞,這世界可以更好,所以才成為傳遞這故事的一員。若我們對故事裡那些孩子獲得椅子而感動,別忘了故事外那些仍無法抵達彼岸、還呼著「救我」的人們與小手。
 
任何人都可以是推門的小男孩,一張椅子能鋪成一條道路,一束微光可驅走一整片黑暗。

 

發表評論

請先 登入註冊
本網站使用瀏覽器紀錄 (Cookies) 來提供您最好的使用體驗,相關資訊請訪問我們的私隱政策。如果您選擇繼續瀏覽或關閉這個提示,便表示您已接受我們的網站使用條款。